美术资讯

梵高,浓烈黄色下的炽热灵魂

“人们很难意识到黄色在生活中有多么重要,多么令人愉悦。”理查德·勒加利纳在《黄色的繁荣》随笔中写道。

从19世纪中叶开始,金灿灿的黄色在西方是印象主义的象征,对于当时擅长使用黄色的诸多艺术家来说,这代表着他们对压抑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反抗,诸如梵高。

东西方的色彩审美差异,在黄色的象征上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和西方人眼中的背叛欺骗之色不同,在中国传统色彩文化认知体系中,黄色居于崇高地位,是极具民族特性的。黄色代表着高贵、吉祥、唯我独尊,古代君王服黄就是最好的佐证。

铬黄

如今,梵高似乎已经是铬黄的代名词,但在19世纪,黄色还是油画中极难驾驭的颜色。尽善尽美的梵高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达到极致,每天清晨他都怀着极大的热忱去创作“向日葵”,“因为花儿会很快枯萎,必须一口气画完”,最终那些或刺眼或破碎的黄色奏响与蓝色的交响曲。

铬黄源自1762年,科学家们在西伯利亚腹地的金矿中发现一种橘红色晶体,这种晶体价格昂贵且产量极其不稳定,因此并不常用作颜料。但法国化学家沃克兰在这种晶体中发现新的金属元素,这种盐类化合物采用不同的制备方式可以呈现出“柠檬黄”、“黄红”、甚至是“深红”色。最终在1809年,命名为铬黄的颜料出现在画家们的调色板上。

令人惋惜的是,随着时间的演变,铬黄会逐渐暗沉发黑。根据研究表明,在美术馆的精心维护下,梵高画作中的向日葵花瓣依旧有明显变黑,这一切都是因为在阳光的作用下,铬黄与其他颜料产生了反应。

就像现实中的向日葵一样,梵高的向日葵最终也在慢慢枯萎。

藤黄

与西方析出颜料的方式不同,中国传统颜料取自山泽、做法自然,承载着岁月的价值与智慧的凝结。藤黄原材料是藤黄树凝固的树液,选择树龄十年以上的藤黄树,将其树干割开,用中空的竹竿将树液导出,晾晒长达一年便可制成最古朴的藤黄颜料。

在过去的几个世纪,藤黄就已出现在中国艺术家的卷轴画、彩绘等作品中。《红楼梦》 第四十二回惜春道:“我何曾有这些画器?不过随手的笔画画罢了。就是颜色,只有赭石、广花、藤黄、胭脂这四样。再有,不过是两支着色的笔就完了。”可见,藤黄在国画中的地位之高。

1603年,藤黄首次传入欧洲,这对擅长人工合成颜料的西方国家来说,无疑是一个巨大冲击。从此藤黄便在伦勃朗的油画作品中熠熠生辉,甚至还帮助物理学家让·佩兰完成了布朗运动实验。

雌黄

雌黄是一种天然的矿物质颜料,主要成分是硫化砷。因金黄的色泽与金子十分相似,意大利艺术家琴尼诺·琴尼尼将其称为是“炼金术的产物”,古罗马皇帝更是命人熔炼大量生雌黄,期冀借此获取黄金。

虽然对于贪财者来说雌黄毫无用处,但在艺术家眼里却是珍贵的宝物,尤其是19世纪之前世界范围内都颇为流行。在这种浓烈黄色的包裹下,《凯尔经》、泰姬陵看起来无比华丽。不过雌黄并非是完美的绘画颜料,它会和含金属的颜料产生反应,还会干裂,因此人们一般不会在壁画中使用。

如今,黄色不再代表负面价值,而是明亮温暖的象征。

在马蒂斯传统中国画颜料中,主要采用藤黄、铬黄膏等黄色颜料,经过精细研磨、洗漂、煮炼而成,颜色洁净鲜艳。

苏州冰心文化用品有限公司
联系电话:4008-520-558
公司官网:http://www.mds7.com/
公司地址: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平望镇中鲈科技园

留下足迹

还没有评论,沙发等你来抢